青春注册送白菜网网,注册送白菜网的人都在这里!
微信公号:w7lizhi - 青春注册送白菜网 - 中小学作文 - 范文大全 - 收藏本站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青春注册送白菜网网 > 经典语录 > 名人语录 > 文章内容

馬未都:最終的快樂是文化的快樂

作者or编辑: 青春注册送白菜网 发布: 苗苗 时间: 2018-07-11 阅读:

馬未都:尊敬的各位來賓,大家好! 上海人很會說話,我有30多年沒聽人說我少興了。(全場大笑)一般都說我長得比我這歲數老。這話我很愛聽,但是我回去不能說,一說人家會以為我吹牛。 
 
 
   到上海來,首先要跟上海人“套瓷”,北京話裏的“套瓷”就是說我得跟上海搭上關系。我出生在北京,但是在上海誕生的。 這個說法聽起來有點費解。我父母都是軍人,我父親抗戰後參加革命,解放戰爭一直打到上海,我母親到上海來當兵,跟我父親相識,結婚以後有了我,然後懷著我進了京,所以我就跟上海套上了這個瓷:我誕生在上海,出生在北京。 這就是文化的快樂,因為我們都有地域文化的心理,中國人很願意攀老鄉,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,因為老鄉一張嘴說鄉音。可惜我說不了上海話,“我”要說“阿拉”,據說上海人現在也不怎麽說“阿拉”了,說“阿拉”有點土,要說“吾”(用上海話發音),那個音我也發不太準。 小時候我們家的保姆是上海人,是從上海帶過去的,我小時候老弄不懂她用上海話說的“謝謝儂”是什麽意思。 

中國人的地域文化就是我們文化中的一個典型的特征。昨天晚上到上海後我就講,我最近要寫一系列文章,要強調保護方言的重要意義。任何方言都是魅力無窮的,我們這代人一定要把方言很好地保護下來。今天,方言正在嚴重流失,上海這麽大的孩子(用手示意小孩子的身高),可能都不能說純正的上海話了,純正地說上海話是一定要能表達語言之外的含義,而不是簡單地發音。
 
 
  收藏在很大程度上跟文化有關,收藏最終讓人獲得的快樂是文化的快樂。金錢固然能給你快樂,這點我們不回避,你便宜買來的東西突然特值錢,你肯定會在家裏翻跟鬥。 我第一次知道我收的東西值錢的時候,我也特高興,當然出去的時候我也表現得很矜持。中國人都是這樣,不管那東西值多少錢,都會說“錢對我不重要”。電視上都是這麽說的。所以我們中國人做電視節目很困難,王剛老師是著名主持人,在電視上主持是很困難的,因為大家都不說心裏話,得把他憋死。
 
 
  日本有一個電視節目,內容是專家為文物估值。一位觀眾先上來自報文物值30萬元,專家一估,說你這個東西值兩千萬元,然後那個日本人一楞,音樂一起,他就開心地跳起傳統舞蹈“能”來(邊說邊模仿跳舞的樣子),他高興,特真實。中國人呢?他會說“錢對我不重要”。這就是中國人的文化心態。要是他自己報三千萬元,上臺後專家一鑒定,說你這東西是假的,不值錢,就值八萬塊,還是日元。日本人一下子就會表現出很沮喪。但中國人如果拿一個文物找專家鑒定,專家說這個不值錢,他依然會說“錢對我不重要”。值不值錢對他都不重要,其實對他特重要,但是在電視上就變得不重要了。
 
 
  我們今天無論走到哪裏,對你唯一有吸引力的是中國文化,外國文化只是一個樂趣。
 
 
  說收藏帶來文化快樂,必須舉例子,下面我來舉兩個極端的例子。我見過最窮的賣文物的人是在北京撿廢品的一個老頭。上世紀80年代,我那時候30來歲。北京的城南過去是比較窮的地方,就是棚戶區。那裏有一個撿破爛的張老頭,老頭有“老寒腿”,夏天無論多熱,他上身光著膀子,下面穿一棉褲,還塞幾個熱水袋。上面熱得直冒汗,但腿永遠是涼的,全身都是餿味。他老跟我說:“你別在我這兒久待。 ”我心想,我還不是為了文物,否則誰愛在你這屋裏待著。老頭還有點商業頭腦,在拾破爛的時候發現有一些東西比較值錢,他就把這些東西分離出來單獨賣。在這個過程中就形成了一部分買家群,他怕買家和賣家撞在一起,就在家裏貼了一個告示,上面寫:“最近流行肝炎,請來者不要久留。賣東西的都上午來,買東西的都下午來。 ”
 
 
  有一年他賣了我一把壺,這壺15塊錢。他有一個動作、一句話,我記憶猶新。他在把壺給我之前,摸著那把壺說:“你看,多好的壺啊,歸你了。 ”看,情感問題出來了。他賣廢品,賣報紙,賣破爛,賣掉之前不可能說“多好的報紙,賣你了”。因為他對文物有情感,他就是一個沒文化、不識字、撿破爛的老頭,都會有這樣的情感。
 
 
  還有上層的例子,關於一位北大教授。你們現在現場網絡直播,我有點害怕,怕北大的人找我(笑)。北大當年為大批老教授改善生活條件,把他們從平房搬到樓房裏住。樓房生活便利,但是面積縮小了,所以家裏有大量東西要處理掉。一位北大歷史系教授的遺孀找到我,說家裏有幾十件家具請我去看看。我進去看了以後說:“行,你們家的家具都挺好的,一千塊錢一件,一共29件,兩萬九千塊,賣給我吧。”她說:“不行,太便宜了,我得打聽打聽去。 ”
 
 
  我出門就後悔了,我覺得價給高了,因為當時不值這些錢。我在屋外後悔,她在屋裏後悔。(全場大笑)這老太太特仔細,北京當時有三個國營的文物收購點,她到那些收購點都問了,把業務員都請到家裏去估值。人家比我“黑”,(全場大笑)他們一進去說,您這點家具給三千塊。老太太又換一家問,每家都給幾千塊,不多給錢。不僅不多給錢,還安慰你說,我們不會坑你。
 
 

上一篇:名人經典語錄 下一篇:当我们谈论世界杯时 它和时尚究竟有何关系?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ecookingnews.com/mingrenyulu/20484.html
本文标题:馬未都:最終的快樂是文化的快樂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注册送白菜网